科大讯飞净利润八成来自补助 20亿无形资产虚胖_网易财经
(原标题:财说| 被“粉饰”的科大讯飞:净利润八成来自补助,20亿无形资产虚胖) 记者 |陶知闲科大讯飞(002230.SZ)2019年年报已经公布,仅看数据,公司过去一年表现非常亮眼。但是亮眼背后却暴露出了不少问题。科大讯飞收到的政府补贴仍在攀升,占净利润比例越来越高。此外,科大讯飞营收具有很强的局域性特征,并未体现其全球化特性。长期来看,这些问题对于科大讯飞而言,是致命的。靠政府补助的净利润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科大讯飞营业收入100.79亿元,同比增长27.3%,归母净利润为8.1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1.12%。单看年报数据,似乎毫无破绽。但是细细剖开利润组成,不难发现科大讯飞净利润最大的增长点,其实是政府补助。数据显示,科大讯飞2019年收到政府补助4.45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2.26亿元增长96.9%,远超净利润的增幅。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公司收到递延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合计2.19亿元,如果加上政府补助的4.45亿元,2019年公司合计政府补助相关收益6.63亿元,占净利润的比例约为80.95%(未扣税)。图片来源:公司公告、界面研究部近几年,身披高科技外衣的科大讯飞对政府补助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政府补助(包括与政府补助相关的递延收益)合计占净利润比例由2016年的26.44%上升至如今的80.95%。公司已然成为一家补助型企业。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科大讯飞过度依靠政府补贴的弊端已经体现。财务数据显示,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合计的公司经营性应收款项占比常年保持高位。由于公司相对政府及大型企业而言议价能力较弱,长期以来被客户通过经营性应收款项的形式“砍价”,这一点通过近五年的经营性应收款项的高占比便可看出。2015年至2019年五个财报周期,科大讯飞平均经营性应收款项占营收比高达51.91%。换而言之,公司每1元的营收对应超过一半的“账款”。2019年,科大讯飞经营性应收款项更是创出了历史新高的53.08亿元。从增量看,2019年公司营收增长21.62亿元,经营性应收款项增长17.17亿元,占比高达79.42%。可以说公司2019年的营收增长换来的几乎全是“账”。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奇高的费用资本化率科大讯飞的净利润还通过费用资本化这一财技手段进行了“粉饰”。研发费用资本化率由企业自行决定,主要依据是这部分研发费用,最终能否成为无形资产,为公司带来利润。而研发费用资本化率的高低,也直接影响当年业绩。研发费用最后归结的科目有两个,一个是无形资产,即研发资本化,该会计手法不影响利润但使总资产增加;另一个是研发费用化,会影响利润但可以减少税收。一般来说,科技企业的研发资本化率在30%以内。界面新闻选取研发费用和科大讯飞相近的几家公司作为对比发现,科大讯飞费用资本化率远高于其他企业。长期将研发费用资本化的副作用便是无形资产奇高,企业“虚胖”。截止2019年,科大讯飞无形资产20.51亿,占净资产的17.48%,较2015年的6.5亿增长超过两倍。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科大讯飞的“虚胖”从现金流也可以得到佐证。公司2015年至2019年期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流入合计38.57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净流出85.99亿元,两者合计净流出47.42亿元。同期,公司无形资产由期初的6.5亿上涨两倍至20.51亿;商誉由4.94亿上升126.92%至11.21亿。利用高科技企业的身份,科大讯飞成功将流出的资金转换为无形资产、商誉等“虚拟”资产。图片来源:WIND、界面研究部科技含金量低科大讯飞的科技含量地域性明显。在销售区域上,科大讯飞并未体现其异于其他国际同行的优势,甚至稍逊一筹。2019年销售收入100.79亿元中,海外市场仅有0.83亿元,占比0.82%。在国内市场中,科大讯飞也存在过度依靠总部所在区域的现象。公司并未具体分类各业务来源省份,而是划归于区域。科大讯飞的总部位于安徽合肥,2015年安徽地区营收便已经远超6亿元,不难猜出公司将安徽业务归属于华东地区。公司所在地华东地区的销售额为54.01亿元,占比53.59%,超过总业务的一半。图片来源:公司公告、界面研究部科大讯飞去年重点发展的消费端录音笔业务,也面临挑战。2019年科大讯飞消费者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6.25亿元,同比增长43.99%;实现毛利17.08亿元,同比增长31.81%;消费者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35.96%,毛利占比达36.83%。作为消费者业务的重头戏,录音笔业务是科大讯飞打开C端客户的一把关键钥匙,而今年该业务暗存隐患。2020年2月搜狗正式发布其录音笔产品S1,目前已对科大讯飞构成威胁。以京东商城为例,科大讯飞销售的SR701旗舰版录音笔在销量、评价数量上都落后于新对手搜狗S1,仅在价格上具有“领先”优势。作为深谙智能语音市场多年的AI公司,其旗舰品牌在面对仅2个月的新对手便呈现出相对弱势,产品核心竞争力可见一斑。图片来源:京东商城、界面研究部科大讯飞管理层似乎也不看好公司前景。董事长刘庆峰自2019年9月底以来累计减持0.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4%,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38%。公布年报的同时,科大讯飞也公布了2020年的一季报。受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14.1亿元,同比下降28.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1亿元,同比下降229.02%。这也是近10年来科大讯飞的首个亏损季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